太空人

天和前文提到的小姐姐见了面聊了天,她说我已经超出直男的范围——成了一个在太空中的太空人。当时我听着大笑,现在我也大笑!只愿下辈子做个摇滚歌手!共同唱响月球时代的白日梦

重归友好是几天前的事了,当时的直接推动是大脑中突然闪到了古希腊哲学家恩培多克勒的「爱是合」(没有隐喻),于是一个想法便开始在脑中重复了起来:既然我爱她,那么为什么非要分为路人呢?之后,当然就是发消息,询问「咱还可以继续为朋友不」,然后收到了几条开心的回复😆!

具体一点。隐藏的第一推动是我在塔可夫斯基的 Stalker 看到的《老子》第七十六章中的「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之前我认为贯彻自己的「路人选择」是坚强的体现,现在不觉如此。一个事实是自己无法忘记,只是心里在倔强地想着不要去想。故这并不是坚强,而是死亡——这固然不是我想要的结果。还有一个推动是同情与自责,以电影 The Piano 中的视角,对方有其自己无法理解的苦衷,真的不能成全自己。世界这么大现实这么残酷,为什么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朋友还要彼此痛苦呢?最后一个推动,我找到了倾诉对象——文字,并在文字中找到了对象。

今天见了面聊了天,发现自己真是太追求理想的单一,这种精神也许是哲学的爱人,但绝对不是现实的爱人,所以今后尽量避免这种困境,不要一直去想不要想,而是专注自己要做的其它事情。Anyway,永远乐观,永远热情!不在太空中痛哭,要在太空中大笑——一个开心蹦迪的太空人!

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