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

在就说过年可能有点为时尚早,但刚刚出去吃饭时,餐馆的老板与厨子在匆忙之中的间隙闲谈勾起了我的过年遐想。

过年两字,对于年轻人,应该是最无聊的。在童年,每到年底自己都是期盼着过年,因为那意味着无忧无虑的寒假,那意味着自己可以随心玩耍,那意味着自己可以在闲下来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面前尽情淘气,然后幸福地看着他们的笑容……过年后,自己则可以跟着父母拜访各地的亲戚,然后吃着各种零食小吃,拿着压岁钱偷偷和小伙伴们一起去买玩具,一起去买火柴盒大小的「刮炮」,然后各种爆炸玩法;一起去买气枪,然后拿着到处噼啪;一起去买遥控小车,然后前后左右玩个不停……童年的时间似乎总是流逝飞快。后来长大了,学习压力大了,与父母的隔阂大了,自己的心魂又总是被某个女生勾去。于是,自己逐渐转向沉默,并在忧郁中叹气「过年越来越没意思了」。这时的过年,时间似乎总是过得很慢,于是自己渐渐在网络世界中消磨时间,不想出去也不想见亲戚,只想一个人静静地看着屏幕——偷乐。于是,过年便成了年轻人一年中最无聊的时候。

不过,人生就是一个变圆的过程,随着自己年纪的增加,过年的意义也在逐渐回归。「她叫人可甜了」「嗯」「我回到家,她看到我老远就叫我了——像我们的话,哪会隔这么远就叫她,只会走前去了,再叫她——哈哈」餐馆老板用憨实的普通话说道。我听着看着,出了神。的确如此,现在的我可能并不了解家庭、亲友对自己的意义,但等多年后,等自己成家有孩子后,也许自己终将理解过年时那些在饭桌上的大人们为什么总是能够幸福地聊个不停。

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