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二〇

说科技带给了人类幸福美好生活,可为何我觉得科技带给人的只有阵阵痛苦。是的,科技让我们有了治疗病毒的药方,可科技带来的现代交通不也加速且扩大了病毒的传播?经济全球化,病毒又何尝不是。我们还必须被囚困在都市高楼的四四方方中,我们不能在自然的草地上奔跑,不能在湛蓝的天空下呼吸,不能在森林的拥抱中追逐。你们说科技带给人类社会的是无尽乐观,可科技带给人的不是无限牢笼吗?

都说科技提高了人类智力水平,可为何我觉得科技只是在将人从学校工厂中加工生产为机器人——用人话来说,就是变态。一个警察以奴隶的身份谋杀了一位公民,但在这个变态的世界,这种变态的事情又有什么好震惊的呢?你的怜悯和同情又有几分真实呢?不是仅在电子屏幕的指尖上残留几秒吗?都说互联网上有很多的机器人,可难道现实中很多人不也都是机器人?全球化的我们共同在一张纵横网络上,受少部分人控制,共同整齐划一地向左或向右,前进或后退,高兴或悲伤。

是的,SpaceX 开创了人类文明历史,在这个迷雾时代,我们需要头顶的星光为我们指明道路,给我们带来希望。可到了没有大地粘住脚底的太空,到了星光环绕没有上下漆黑一片的太空,难道我们不是会更加迷茫吗?难道科学的探索和技术的发展能够解答我们内心的桎梏吗?难道这不又是一个乐观现代的乐观谎言吗?我屡屡被金字高塔的史诗所震撼,我屡屡被自然芽叶的美学所感愣——我们为死星的死寂而恐惧。都说科技让人类社会不断进步,可科技带给人的不是永恒衰退吗?

我学会了欣赏悲剧,小时候总是期望并喜欢故事有个圆满的结局,可现在仍在记忆中的故事,似乎都有个悲剧的结局。我记得梁山伯与祝英台,我记得白蛇与许仙,我记得罗密欧与朱丽叶,我记得杰克与露丝……为什么呢?因为这些痛苦才是现实的真实,才能在记忆中深刻。你看看希腊神话——杀父娶母、痛失所爱、仇恨奸诈——连神都无法摆脱命运的悲剧,何况是凡人呢?可是乐观的现代人,遗失了悲剧的审美,幼稚地爱上了圆满的乐观故事,总是无知地敌视真实的悲剧故事。

告别了我的叛逆期,我准备前往那高高的楼顶扫地,可是我甚至连一把扫帚都没有。感谢科技的发展,现代是一台机器,而人的成年标志就是生产为一个合格的齿轮。他知道如何与她咬合,他知道如何与他同步,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他不知道自己在什么,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他知道自己成年了,他知道自己合格了。可对这一切的一切,我并不抱怨,因为我知道,历史要更为残酷,我是不幸的,但与他们相比,我是幸运的。但是,我又嫉妒他们,因为与他们相比,我是不幸的。

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