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二二

🦜2021 年 12 月 31 日下午,在回家的高铁上,我通过网络向自己职业生涯始发站的伯乐先生邮寄了一封书信,一是送去新年祝福,二是表达我的感激,和深深歉意。

回首自己过去一年走过的旅程,以及途中判断的选择,看着积极求索的自己,看着随性浮游的自己,你会疑惑:眼前的自己究竟是愈发清晰还是愈发朦胧?这一年我参加过很多面试,最常被问的一个问题是:你未来的打算是什么?想往管理方向走,具体一点,1 到 3 年努力提升自己的技术能力,3 到 5 或 5 到 10 年则成为领域的专家或管理。——这是我之前的回答,现在的我显性回答的有两点:一是更长的人生尺度想要成为一名作家,二是短期的工作生活想要提高技术能力,设计实现自己的想法。这倒也不是说我马上要开公司创业,我是一个可以称为佛系的人,也许有一天我会诞生一个想法并激动地将其实现,然后发现能够达到预期,于是顺其自然规律发展生长。如果没有这么一天那么一刻,我也不愿走上相反的路,我不想被担忧推动,我不想困沦为齿轮,我不想时间换金钱,我想创造一个机器,如此我走向我的自由之路。

「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是《论语》学而第一之一第三句,前段时间高中同桌从厦门过来深圳与我们相聚,面迎海水再迎长空与飞鸟竞自由,俯仰一世不觉寥廓载欣载奔——「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乐之余,不知何时偶然想到喜怒哀乐中的怒和哀,这两种情感在我眼中似乎消失已久,朋友面前的我和在我面前的朋友,可能全是喜乐而无哀怒,随口一说觉得很正常,回来潜意识直在默默疑问:这样不是不完全?这样不是德古拉式虚伪?我上次印象很深的怒火来自与一名实习生的争论,主题是中国政府对数字加密货币的监管,我怒火的是他不理解原理也不知道历史却高谈阔论,虽然我当时没有和他当场干一架,第二天也没有黑拉着脸互不搭理,但是我当时是有怒火的,当时冷静到当晚恨不得愤笔直书。现在回想起来,再回想起更多,然后联想到这句重新发现的格言,我想要的是辛辣爆炒还是那清淡宁静呢?

回到家后,感受的是家乡变化之大。也不知道是自己大学时不曾关注,还是这两年家乡的变化实在很大,亦或工作之后年龄阅历的增长,次次回家自己对家乡的亲切感也在逐次增长。婴儿会对眼前陪伴自己的两人感到好感产生亲情,人生也会对自己的儿时光阴和家乡故土产生时空依恋。回到这片时空,回到家人长辈和亲人朋友的陪伴中,在欢笑中看着大家的生活越来越和谐,遐想这神州大地上曾有多少志士仁人、帝王贤士、百姓文人惆怅憧憬过一个这样的时空。试想地球的其它地区也能够如此提高改善发展,难道不是美好的吗?——这是未来世界的应有图景。但这种和平是否会持续?世界的本质是规律进化还是纷争再起?我们这个时空会成为后代眼中的原始远古还是神话传说中那令人怀念的伊甸大同?在物欲横流中行走的我们,在此之后,又应该如何书写我们的社会?人啊!渴求的是神秘的野蛮挣扎还是静穆的庙宇雅琴?


我记得去年春节后回到深圳,步行中看着阳光斜落在淡粉河岸,不禁吟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今年春节回来,感慨「草长莺飞二月天」,也暗讽自己的「草长二月」。

过去一年自己经历了 4 份工作,主动裸辞意外解散跳槽离职被动辞退,可以说是经历丰富。现在看来,第一份最合适,第二份最理想,第三份最舒适,第四份最过载,甚至让我诞生了移民加拿大的想法。时间压力很大开发流程烦琐,聚焦最终结果无视创造开端,一段时间后只觉大脑每天被无关紧要的杂碎小事充斥,没有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只感觉自己在被这份工作压榨。不过当然,也可能是我自己效率不够感激不够抱怨过多心烦气躁,但不管怎样,惋惜之后我告别了这个公司,开心地拥抱享受自由。

回顾二〇一六、二〇一七、二〇一八、二〇一九、二〇二〇,不为二〇二一结尾,而以二〇二二开头。第 5 份工作,我会想要尝试 3D 图形和区块链应用。在经历 VR 的身临其境后,我想 VR 是一个更完备的表达方式,VR 可以带给你全新的感受,人类的艺术和文化将在 VR 中被表达,我想要学会这种方式去表达。区块链应用会诞生完备的交易方式,遐想人类经济的以物易物与金融体系,只见个体之间不断的交易行为,将经济和国家看作是人类文明的不同视角所显现的表象,能够看见这地球表面的生长。

二〇二二,依旧告诫自己笔耕不辍。迷茫或慵懒,忙碌或悠闲,如果不记录而发布出来,生活的日子过得很快,脑中的想法挥拂而过,如风流似水流,奔流不息却也毫无痕迹,浮游而过。想法沉落海底成为空想,而不是铺在脚下,走向未来。文字自身是有趣的,分割组合构成统一完美,白纸黑字成就直观永恒。文字和代码都是抽象的,代码可以控制机器,文字可以表达情感;代码可以描述文字,文字可以解释代码;代码可以逻辑推演,文字可以文化传承。希望记录能够让人类文明显现,将个体一生显现。

二〇二二,期望自己坚持一个好的作息始终如一。坚持一个好的原则,即拥有一个好的习惯。岗哨标识标语,看起来毫无约束,但坚持一个好的原则,在时间不知不觉中,将会产生完全迥异的结果,即使偶尔有人踩踏。与时间规划一样,空间设计也能改变一个人的生活,二〇二二,希望自己会探索出自己的空间设计。这个世界,我们更多是从好坏来看,而不是物质,然而无善无恶,善恶是共存的,二〇二二,要求自己物质看世界,不因好坏而评论——这和评论一块石头或地球的善恶一样,是无知可笑的。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自由之路上,左边是美,右边是真。没有真,美是飘渺的;没有美,真是枯燥的。长路漫漫,我不知道自己将会被牵引到何方,愿真与美随伴直至永恒。

二〇二二年三月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