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毕业烦心事

学四年临近结束了,烦心事也多多👴。如果你是本博客的老读者,不知你是否会好奇 reuixiy 在现实生活中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Well... 这个我们可以继续保持神秘,但我不是一个好学生,所以临近毕业烦心事也就多多了😶……

实话实说,我大学四年就没认真听过几次课,甚至在大一下学期后就没去上过几次课,作业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其实,在大一刚开始不久,我就因作业问题和高数老师来了一次激烈交谈。课后我从教室后方踱步到讲台旁,等了会,老师问我:「为什么不交作业?」我顿了顿,低声说:「不想写……」老师瞥了我一眼,快速说:「你这样不写作业、不学习,期末不是要挂科吗?高数是你们这个专业的基础,你高数挂了,以后你的专业课肯定也学不下去,也得挂。到时候,你就拿不到学位证,上个大学拿不到学位证,这个大学你不就白上了。」我忐忑地说:「我没有不学习——」「那你在干吗?」老师看了看我,我低头看了看别处,沉声说:「看书……」「看什么书?」我愣了愣后回答:「哲学」。老师压了压眼镜,说:「大学可以做自己感兴趣的事,但是这个专业是你以后的立足之本。你父母是干什么的?」「打工」「那你想想,你来这上大学,钱都是父母给的,学费和生活费一年也得好几万吧。你父母辛辛苦苦把你送到这里来,你却课也不听、作业也不交,你这样对得起你的父母吗?」「我知道——」(我有点难过)「但是大学不是应该做自己感兴趣的事吗?」「但是这个专业是你以后在这个社会上的饭碗啊,大学是可以做自己感兴趣的事,但是难道你想毕业后还让你父母养着你吗?」「我知道……」(泪水流了出来)「但我不一定非要靠这个专业谋生——」「但是你大学四年学的就是这个专业,如果你连本专业都学不好,连个本科的学位证都拿不到,毕业后在社会上谁会要你?」「我知道,但是人不是应该要有理想并为理想而奋斗吗?如果我花时间去学习这些我不感兴趣的东西,对我的兴趣所在,我不就是在浪费时间吗?我不就没有全力为理想而奋斗吗?」(泪水依流,但我的眼睛也明亮了起来)「但是现实是你要生活啊,理想不是不能有,兴趣也不是不能有,但你要先保证你的饭碗啊!如果你能在学好你的专业的基础上研究一些兴趣,这不是很好吗?」

之后,高数老师一直用「但是」强调饭碗为首,我则一直用理想第一反驳。从室内到室外,从讲台一直到了家属楼旁,最后我抹了抹脸,笑着说:「老师,我明白您的意思,这个专业是我以后的饭碗,我应该先保证自己的饭碗,然后再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谢谢老师🌞!」可惜的是,我并没有做到,所以我现在的情况就如高数老师预言的那样了——没有学位证(交了很多白卷,挂了很多科)。甚至更糟,可能连个毕业证都困难,因为我对大学的各种分都漠不关心,没填很多表。即使导员或同学也与我交谈过多次这个问题,但我是真的无法做到。其实,我在大一时就写了一首诗,用来表现我的这种困境,表达我的内心想法。


为什么我无法做到高数老师所说的呢?大概是因为我是一个非常固执的人,或者说我这个人比较「直」,即不愿妥协。如果你看过我之前写的道歉信,你应该会对我的这种固执有所了解。还有一个故事,记得大学刚开始时,学校有个注射疫苗的安排,当时在室外排了一个长队,而注射疫苗的地方是在二楼,于是在一楼的楼梯口处就有一个队伍的转折点。当时,有个奇怪的现象,队伍的后方是直对楼梯口的,而在楼梯口处队伍却向外转了一个大圆弧,前面的每个人则跟着这个圆弧走。对于这个现象,我非常不能理解!为什么明明有更短的路径却非要走更长的路径呢?于是当我跟着队伍走到前方时,我不顾班长的反对,离开了队伍径直走到了楼梯口,然后等待队伍。当然,这可能也与我是一个 ENTP 有关。

entp.jpg◎ ENTP

另外,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个人原因——我对数学有种抵制力。这种抵制力在高中还能被压制,但到了大学,它就彻底解放了。大概在初三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这个问题。为什么会有这个问题呢?也许如高中数学老师所说的抽象性有关,但我觉得大概是因为我是个爱刨根问底且注意力不集中的人,而高中填鸭式的教育和当时的家庭环境让我没有时间去深入研究,再加上我是一个固执的人——在我彻底研究理解透一个问题的各方面之前我是拒绝接受任何结论的,这就让我拒绝去接受乃至抵制数学。那为什么我还要选择理科呢?因为我从小就热衷于拆装各种玩具,并且我对物理有很大的兴趣。当然,客观原因就是那时大家都说理科以后好找工作,而我当时又对人文的意义了解不足。

最后,我对我所在的大学的教学方法不满意,我对我所在的大学的学习氛围不满意。我虽是高考的失败者,但录取后我还是很憧憬大学生活的,特别是憧憬它的课堂。然而开学后,我的这种幻想就破灭了,我发现我的大学的课堂与高中相差无几,甚至更糟——几乎没有什么人认真听课。我憧憬的大学课堂是一个活跃的课堂,我憧憬的大学同学是一群求知的牛虻,但我所见的只有一个死气的教室,一群游戏的玩家。于是我很失望,我不再早早来到教室坐在前排期待着,而是踩点去到教室坐在后排聋哑着,最后甚至完全不想去上课。


你可能注意到我对计算机是很有热情的,但为什么我高考后没有选择计算机相关的专业呢?其实,在高中时,我就慢慢对哲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但当时我对哲学两字是毫无概念的,对它的探索完全是由我天生的那种神秘主义和强烈的好奇心所驱使的,并在课本上的零散星光的指引下,逐渐接触到哲学名著以及哲学家们。在高二前后,我阅读了罗素的《我的哲学发展》、柏拉图的《理想国》、笛卡尔的《第一哲学沉思集》、培根的《新工具》等等著作,以及自购的威尔·杜兰特写的西方哲学史通俗读物《哲学的故事》和网上找的胡适的《中国哲学史大纲》(电子书)等等书籍。望着他们崇高的人类理想,读着他们审慎的论述逻辑,我在当时就异常确定:自己的一生是必须为哲学的!在高三阅读完但丁的《神曲》[1]和哥德的《浮士德》之后,以及在阅读完尼采的传记之后,更是激起了我心中那不灭的使命和似火的热情!因此在高考后,我立马回到家并起草了一个计划,而这个计划是以哲学为中心,为哲学服务的。我选择了哲学?不,我当时觉得在哲学的学术象牙塔上是无法取得突破性成就的,更何况是在中国特殊的政治格局下。因此,我当时的想法是选择一个以后可安稳就业的专业,如此我就能将我的一生献给哲学,而对于自己此生的财富和名利,我是不在乎的,因为「有的人在死后才出生」。以上是主因,次因(也是客观原因)是我当时的高考成绩。但我也并没有选择计算机相关的专业,原因也很简单:我觉得计算机是可以自学的。最后,我选择了电气,除了以上原因以及 DIY 遥控玩具之外[2],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这意味着我能学习计算机的物理原理!

在当时,我了解到电气这个专业是有关电路的,而我之前买过《编码:隐匿在计算机软硬件背后的语言》一书,并在书中了解到计算机的物理基础就是电路。尽管自接触计算机以来,我就一直对它的原理非常着迷,但对当时的我来说,还是太难以理解了,它对我来说仍是一个神秘的黑盒。而我当时是急切地希望知道计算机的原理的,因为我那天生的神秘主义将之与哲学联系了起来。此外,我学习计算机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它是一个现代的必备工具!我当时比较喜欢收集电子书,而电子书多了就会很繁杂,于是我当时就尝试去分类,将电子书放到相应的哲学、古籍、诗歌等文件夹内,但慢慢我发现这样是不完美的,因为有的电子书会涉及到多个类别……纠结之余,我想明白了:计算机技术是我必须掌握的现代工具,现代是不可能依靠石器生活的,工具应该与时俱进。还有一点,我觉得计算机技术是一个合格的 21 世纪的现代人应该掌握的「表达方式」。这点是我在高中到大学期间自己慢慢领悟出来的。在高中时,我非常欣赏物理课上的幻灯片上的一些动图,以及科教频道上的一些 DIY 内容,而它们的实现都离不开计算机。有时,我脑中也会有一些类似的新颖想法,但我却无法将它们「表达」出来——我没有相应的「表达方式」——这让我感到非常无力,因此我必须要学习计算机技术,以表达我的相应想法。「表达方式」还有另一个方面:推销自己。我在大一体验过校宣传部,编辑过微信公众号的文章,并了解了新媒体的相关内容,并慢慢认识到:就个人发展,这个互联网时代比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时代都更平等。无论你是谁,不管你的才华是什么,你都能通过互联网去「表达」并获得成功。而你的这些「表达」的实现都离不开计算机,计算机技术是现代独有的推销工具。

在这里,顺便说一说我的计算机折腾史。对于计算机和网络,我一直——从小学的电脑课开始——就非常感兴趣,但我没有沉迷于游戏,因为我着迷于黑客。为什么着迷呢?因为黑客很 COOL,因为我很爱出风头。但是,由于家境原因,大概直到高二家里才有第一台电脑(还是在我的各种努力下)。而我又比较乖,我大学之前就没有去过网吧,所以我的计算机折腾史是从高中开始的。值得一提的是,我当时都是偷偷或者顶着父母的训话玩电脑的,因为我父母的文化水平不高,他们对于电脑╱网络都是比较保守的。事实上,我当时甚至连个自己的智能手机都没有,只能偷偷地弄到那种勉强能上网的按键手机来浏览网页。家里有了电脑后,我一开始热情地「优化整理」着系统和软件,并激动地探索着黑客知识,比如:搜索引擎、Google、虚拟机、社工(社会工程学)等等。期间因删除系统文件或其它原因,电脑被我多次折腾得开不了机,以致我多次被爸妈训话,并被姐姐黑脸抱怨(她要做文档)。而将主机抱去电脑店去修,店员的态度也并不是很好(现在回想起来也并不专业),且第一次重装系统后我发现我的酷狗音乐的本地歌单——里面有我辛辛苦苦收藏的一百多首超好听的英文歌——没了!还有一些其它文件!我当时很苦恼,也很失落。后来,我艰难地摸索出了用 U 盘自己重装系统,由捆绑了大量软件的 Ghost 到所谓的「纯净版」再到最后的原版镜像,我重装系统的能力逐渐在提升😂。同时,我逐渐认识到了编程的重要性:只会用别人写的脚本工具是不可能成为黑客的,真正的黑客都是编程大师!于是我觉得有必要学一门编程语言了,但当时太年轻去新华书店买了本《21 天学通 Visual Basic》学起了 VB。这本书我学了一大半然后就没碰过了,它虽然没有让我明白编程的原理,但它培养了我的编程思维。在大一学习 C 和单片机时,这给了我很大的优势。再后来(应该是在高考前后),大概是因为相关的黑客教程或者我对操作系统历史的百度或者我对乔布斯的崇拜,使我了解到了 Linux 系统,并被一篇读得我热血沸腾的王垠的《完全用 Linux 工作》迷住了,我下定决心:一定要用 Linux!于是从虚拟机到双系统再到现在的单系统,我似乎实现了完全用 Linux 工作。现在回想一下,如果说与其他同样喜欢折腾计算机的人相比,我的折腾成果要更为出色一点,那我会把功劳全部归于 Linux。是 Linux 下的各种源码扩展了我的各种技术,是 Linux 中的各种知识提升了我的折腾研究能力,是 Linux 上的开源让我走进了现代的软件开发模式!


扯了这么多,回到正题,来详细说说我现在的烦心事吧。从上文我说过的我高考后的计划中,你应该可以看出我其实是懂得高数老师的智慧的,我知道我需要先掌握一门技术以保饭碗。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我也不知道这个计划在大学践行起来是这么的困难。在大学,我并没有学好我计划中的这门技术,于是现在临近毕业我自然要为我的饭碗担心了。

你可能会问:我看博主好像知道不少计算机技术啊,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不不不,别看我好像了解挺多技术,但事实是我没有精通过一项。也就是说,我并不认为自己可以成功应聘程序员,因为我其实都没有一门熟练的编程语言。事实上,我从未系统地学习过一门编程语言。为什么呢?第一,我热衷于新事物,但这也意味着我的注意力和时间很快就会被其它事物分散。比如说,我在看视频学习 Python 时,突然联想到了一个问题,我就可能把注意力转移到这个问题上了。第二,我不想自己以后几十年都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敲代码。虽然我在折腾博客时、在开发微信小程序时、在开发 Hugo 主题时都曾激动地连续熬夜过或通宵过,但当我最终完美地将它们完成后,内心除了激动却也有一丝疲惫。第三,我在计算机这条路上走不到顶端。我这个人是热衷于将事物做到极致的,计算机做到极致应该就是算法了,而到时我的数学能力一定会是一块很大的绊脚石。此外,相比计算机,我认为我的天赋是哲学。此时你可能又会问:那为什么不以哲学作为你的饭碗呢?Well,如果你说的是去写文章或者写书的话,我并不认为现在的自己已经沉淀了足够的知识去这样做。还有,我不想单纯为了名利去写东西,因为那肯定会完全地毁了我的天赋的。当然,我也不认为我写的东西能够迅速被大众接受并追捧。另一方面,如果你说的是考研的话,那我的确有这样想法,并也在践行中。我发现自己的自制力还是比较差的,自己也还是比较懒的,大学期间虽然看了一些书,想过一些问题,但感觉自己并不够努力。因此,我想要找一个更有利于我的哲学发展的环境,尽管这意味着我要去象牙塔里走一回。但是,烦心事又来了。如前文所言,我挂了很多科,如果我考研成功但学位证或毕业证却拿不到该怎么办?

前几天,班长说专业英语老师问我还想不想考试[3],如果想的话要接受一个惩罚——将书上的第一篇课文抄一遍。我想了想还是想,于是花了几个小时把课文抄了一遍,然后第二天去找他。见了他之后,他就笑起来问我:「你都在学校干什么?课也不上,分也不要,证也不要了?我上次问你们学院的老师,他说『这个学生有自己的想法,在弄其它的东西』……你挂了多少分了?」我挠了挠头,答:「不知道。」然后专业英语老师就给我讲了一个故事,说之前有个学生大一的时候很努力,但因奖学金评定的原因与班长闹了矛盾,于是课也不去上,最后跳楼了……他刚说不久我就明白他的意思了,于是我一直笑着说我肯定不会跳楼,但他还是把故事讲完了。自杀对我来说还是不可能的,不可能因为学位证或毕业证拿不到就自杀,更不可能因为与同学们之间的一些矛盾就自杀。事实上,我对于什么其他人对自己的看法和做法或什么以后其他人比自己有钱之类的都毫不在乎,所以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去跳楼自杀呢?之后,导员也找了我,她叫我弄一份简历给她看看,我小声说我要考研不想浪费时间,她说:「你连个学位证到时候都拿不到,考研对你来说是不现实的……更不用说哲学,你个理科生能理解那些东西吗?」我有点烦心,我笑而不语。我弄好简历第二天拿去找导员,导员挑了几点毛病,并告诫我要趁现在秋招赶紧先找一家公司,然后再说考研。

可能还会有人会想到创业,但我觉得创业必须要有新颖的技术或新颖的想法。另外,我在大学也并没有结交很多朋友一起吃喝玩乐,也就意味着我也没有相应的人脉支撑。事实上,我虽是个 ENTP 但有时也是一个 INTP,在体验过友情之后我可能会因嫌麻烦而去逃避朋友、逃避社交,从而专注自己要做的事情。比如,我最近就逃避了一个朋友,半年多来我一直和他一起去吃饭、洗澡、唱歌啥的,但最近就感觉他比较麻烦了,经常要浪费我的很多时间。还有他比较感性,经常因为与他女友之间的矛盾而纠结,而他这个人也常常因为生活中一些小事就不开心、郁闷,这样一来和他相处久了就弄得我自己有点不淡定,思维总是飘荡在半空中,所以我就逃避他了。还有一个故事就是恋爱这件事了,之前有认真地追过一个小姐姐,但最后没有成功。因为当我终于约她出来之后,当我能够每天和她在一起时,当我看着餐桌对面的她时,我心里却想的全是哲学,我甚至在自己的内心问自己:「你在这干吗?你应该马上回去看书!」如此很多次之后,当然不可能成功了。但可笑的是,我坐在书桌上时,却常常想起她。是吧!恋爱?也许我永远都只能是一个生活的乞丐!

最后,考研还是得继续的,不管最后能否成功录取,这个过程都是一次极佳的学习机会!当然,秋招也不能落下,争取签下一家公司。感谢高数老师、专业英语老师、导员,以及我遇到的所有老师们!谢谢你们!感谢我大学认识的朋友们,尽管我可能会去逃避你们,但——我是爱你们的!❤


  1. 这全得益于当时我的一个奇怪神秘想法——在图书馆里找那些又厚又旧又没人看的书,于是我找到了《神曲》,并全身心地投入其中,上课看、课间看、自习看、回家看、睡前看、熬夜看、醒来还看。《浮士德》也是我通过《神曲》了解到的。
  2. 当然,还得感谢《三傻大闹宝莱坞》,以及我对特斯拉的崇拜。
  3. 因为我没有去上过一节课。
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