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玩与耳机

天前将一直掉渣的 ATH-M50x 的耳罩换了,另套了一个头梁保护套,被老妈一直嘀咕的耳机瞬间焕然一新!看了一下订单历史,这耳机应该是三年前 618 时买的,当时我通过比特币挣得人生第一桶金后,就加钱买了这耳机。当时选 M50x 这个监听耳机,一是感觉监听耳机会比较贴近原声,我比较喜欢原生的感觉,不喜欢一些莫名的「内建滤镜」(类比手机拍照);二就是其所说的专业监听耳机了,首先感觉能听出音乐中比较多被忽略的细节(我是细节怪),然后就是如果录音室的制作人也用的话,自己品味的音乐就可能会更贴近其出产时候的状态;三的话,就是价格啦。

其实自己在购买这个耳机时,是对耳机这种东西没有什么概念的。当时只是觉得戴上头戴式耳机很酷,然后看到有说头戴式耳机适合长时间,而我喜欢戴上耳机长时间坐在电脑前,最后就是可以放大音量逃离一下游戏语音中的室友们。直到取回快递后,兴奋地戴上耳机的我很快前额一冷,然后更加激动——这才是音乐!如果要用一个情景来描述我当时的前额一冷,我想借用当时浏览到的一位买家晒的图片——坐在大厅的长椅,头戴耳机微靠着,眼睛看着近处失去了焦点。一个人离开了这个世界,在他的目光中,你知道,你知道这个人去到了阿波罗的庙宇。

没有这种体验的人,恐怕无法理解这种感受,不会知道一个好的耳机能够带来多大的听觉享受。人是视觉动物,我们总是很关心自己的视觉感受。如果光线太强了,我们要用手遮一下;如果光线太弱了,我们要开个手电筒;如果眼睛近视了,我们要配个眼镜。那么听觉呢?我们是否也需要隔离一下嘈杂的噪声,以及提高音域、音色、音质的还原和解析呢?在戴上 M50x 不久后,我再尝试拿起普通的百元耳机,心头就四字——索然无味。一个好的耳机,能带来受益匪浅的听觉享受。一个好的耳机,带来的不是清晰,而是梦境,而是幻象。

来到深圳后,工作后,我很兴奋,但也有点浮躁。坐在城市高楼大厦间的公交里,上下班的自己,有种丧失自我的感觉。我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具机器,一具属于这坐城市的机械。而在音乐中,在英文歌曲中,特别是在 Coldplay 的歌曲中,在初中、高中、大学的次次随机播放、顺序播放、单曲循环中,清晨午后和深夜,兴奋焦虑和憧憬,酷玩的这些旋律和歌词里面,住着一个最真实的自我——我的心灵和灵魂——让我在快节奏和浮华的喧嚣都市,找回属于我自己的宁静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