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店

夜店原本给人提供了一个与枯燥保守的工作生活截然不同的情境,在黑暗嘈杂的空间中,人们可以放下自我,打破边界,享受一种去个体化的集体欢腾,实现一种与现实脱离的快感。」

——来自微信订阅号:SME 科技故事


夜店能够「实现一种与现实脱离的快感」的原因,从根本上来说不是「黑暗嘈杂的空间」,更不是「去个体化」,而是理性、伦理的遗忘,动物本能的回归,也就是酒神的回归。

逻辑上来说,「枯燥保守的工作生活」也是在集体中,如此,由一个集体走向另一集体,怎么能说「去个体化」呢?只不过,前者是一种集体压制,后者则是集体欢腾。也就是说,夜店的关键词不是「集体」,而是「欢腾」,即非理性的酒神。

如果需要脱离现实的感觉,不是非要去夜店,不是非要「去个体化」,不是非要融入集体,关键是非理性。事实上,我们在独自安静地阅读经典时,也能沉浸其中,也能获得一种与现实脱离的体验。只不过,与酒神的快感不同,这是一种日神的醉梦。[1]


  1. 仍为日神,因为尽管阅读是一个理性的过程,但带给人的感受是非理性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