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家

到一个广告。有人在想付费还来广告哼;有人在想其中的经济利益;有人在想其中的艺术设计;有人在想其中的文案策划;有人在想着其中的代码实现;有人在想终于终于上线了;有人在想其中的宣传内容;有人在忆其中的人物角色;有人就在原地大声地尖叫;有人不想不忆不惊只浏览;……

还有一个人,在想着这些人。——这大概是最可喜可悲的一个人了。

这个人是谁呢?是现在的我,也是现在的你。

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