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蹿下跳

躁是我现在对自己近一两个月的总结,一直感觉自己忙忙碌碌,实际上却并没有做成什么,也并没有什么新知。所谓忙碌其实是自己的浮躁,所有时间都是在原地上蹿下跳。

每天都在通过互联网接收各种信息,每时都在重复地打开关闭各种应用,每分都在检查着各种消息动态波动,每秒都在忘记自己全然已是一台无意识的机器。一天又一天,一周又一周,每天都在期待着什么,每天又在厌倦着什么,然后又像只焦躁的猫儿游荡不安四处吼叫,然后又面向着这个世界在思绪着什么。在室内深色模式前强睁着眼睛,已不知道门外浅色光明的意义;在上班下班劳动于他人的时候,已忘记了是什么的自己。

大学四年的时间我是自由的,在《致校宣传部学长学姐们的一封道歉信》左右,我就决心走向了自己的自由之路。高中时期我已在课堂和考试中走神了,高考后我终于挣脱了牢笼,我向往自己独自而在的逍遥世界。这样一只不羁的鱼儿,又怎么可能再游回到不属于自己的千年不变大树上呢?——鱼儿向往远方的大海!我依旧心怀感激,大学至少让我有了自由的权利,让我在大学度过了自己的大学。我虽与世隔绝甚至完全成为了别人眼中的太空人,但我是自由的。

工作后自己很容易忘了自己,因为工作因为家人也因为自己。在互联网上能见到很多前辈,很多逐渐淡去的前辈。工作的压力、家庭的压力、生活的压力固然会增占很多时间,可所谓的忙碌不都是重复堆积而来的浮躁——自愿被生产为一个为人类伦理社会机器服务的齿轮,陷入这种被控制的充实。相言于压力,责任要更为实在。压力可以化解,责任却无法放下。当你的认识超过家人时,你就成为了一个理论上的管理者,车轮的轴心也亦冲突的中心也亦前行的支点。

三纲五常是中国的立足之本,理性因儒家深深烙刻在中国文化中,而理性乐意奉献╱服务于黑格尔的历史以成为统一全体——理念之一。可是,中国文化的另一对面今言西方眼中的东方文化是理念之〇,向往的是无时间的浪漫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