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 与 GUI

为什么我不喜欢完全用键盘?因为肌肉记忆多了之后,就变成了一个头脑单一的人。高效率,低维度;近机器,远人类。

一个反驳:你的文字是用键盘敲出来的,而其不影响你的思考,你甚至在写作时完全感觉不到这一行为的存在。软件固化为硬件,就不消耗内存了。说到底,也许是因为事实上你现在还不能完全只用键盘工作。

一个反讽:一个 CLI 用户为了效率和速度,决定抛弃域名直接记忆所有 IP 以访问所有网站。是啊!也许 CLI 用户的最终追求是变成机器——非人。机器和机器交互,直接面向自己的 Interface,当然最高效!

一个画外:上面这条反讽的灵感来自我想 ssh 一台公司内网机器,但我不是直接 ssh 其域名,而是先 ping 域名然后 ssh 其 IP……

发散一下:本来人发现一个问题,将之解决,得到经验;然后到了第二次直接应用经验,完美解决,没有任何争论;结果到了第三次,这个人决定用理论去解释经验╱将经验归纳成理论,于是争论就诞生了。

发散二下:一个「是」的定义生成,同时一个「不是」的定义也生成。极化带来了定义,同时也带来了分歧。可这就是所谓的认知╱存在,中点混沌没有争论,某种层面上的绝对平衡,但也没有认知、理性、意识,我们也就不存在,或者说不知道自己的存在。

一个分形:人为了摆脱这种混沌争论,探求唯一的真理,成为更高级的存在。多数人都处于正反观点的中点,少数人极端地立在完全的正╱反,这些人就是更高级的存在,因为这些人脱离了中点混沌,可在我们看来就是疯子,而不是一个理性的人。

发散三下:为什么我要写 Aphorism 呢?通过将完全的正╱反——当然并不是两者同时写且平均分布在文字中,正反平均分布在文字中,就不叫 Aphorism,也谈不上认识——书写出来,让读者同时认识正反——认识了完全的反,就认识了完全的正——达到中庸视野,在这个视野学会思考,在这个过程警醒读者。[1][2]

一休儿:朴素的二元论者;亚里士多德的囚徒;柏拉图的追随者;达尔文的受害者


  1. https://twitter.com/reuixiy/status/1343487798276288514 ↩︎

  2. PS/FYI: Sometimes I enjoy the chaos and just do some random tweets... ↩︎